关灯
护眼

第92章 我就是钟元,如假包换!

    人生路上常有些突如其来的惊喜,也有些不期而至的惊吓。

    王义看着双膝盘坐在蒲团之上的唇钉男,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眼前的唇钉男已经不是先前的着装,而是身穿着略显破旧的杏黄道袍,头上挽着一个发髻,中间随便别着一根红色的筷子。

    他的手中并没有拿着拂尘,也没有拿着木鱼,反而拿着一部手机,手机的屏幕还亮着。

    “这里是九六九便利店?!”

    王义第一时间感觉是自己走错了方向,怎么可能如此冤家路窄,在这里又碰上了这个让自己内心生厌的唇钉男,而且现在还是一副道士打扮的唇钉男。

    “你难道没有看到红砖上镂刻着的符号吗?!”

    唇钉男慢悠悠说着,然后收回目光盯着屏幕开始操作了起来。

    王义闻唇钉男之语,向红墙缓走几步,来到红墙之前,然后定睛向红砖望去。

    他惊奇发现在放眼望去,每一块红砖上都有一个特殊的符号。这个符号因为本身也是红色的,刻印在红砖之上,若非有人提醒,仔细观察,很难被发现。

    这个特殊的符号是三条线。

    最上面一条线是直线,两端几乎顶在了红砖的边缘,仔细观察,其中有一条淡淡的蓝色细线,细线如蚕丝,蓝如雨后湛蓝的天空。若非明察秋毫之人,几乎很难发现。

    居中位置的一条线,中间有一段小小的缺口,被分成了一左一右两个部分。它的两端也是顶在了红砖的边缘,只是着左半部分直线并没有任何异样,纯粹的红;而右半部分红线之中,隐约有一道黑线,细如发丝,黑如墨。

    最下面依旧是一条完整的直线,顶在了红砖的边缘。直线其中亦有一条线,是淡淡的灰黄色,纤细如婴儿的睫毛,灰如锅底的污渍,黄如初升小鸭的绒毛。

    【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

    望着这个符号,王义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段关于八卦的口诀。

    这个?的符号,在八卦中称为离,离为火,火乃是古代暗夜里光明的源泉,也有驱邪禳灾,镇压鬼魅凶煞的作用。

    红色的砖,每一块砖上还镂刻着?离火的符号,顶端还矗立着道家三宝——葫芦、拂尘,天蓬尺。

    这个建筑果然不简单!应该是一个镇压邪祟鬼煞的风水局,不过具体作用是什么,王义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毕竟他只是一个信差,一个跑腿的。

    来到正门,王义并没有进去,因为这个便利店实在有些诡异,放眼望去,这里没有琳琅满目的商品,没有烟,没有酒,没有柜台,也没有货架。

    可是这栋建筑应该有五六百平方,现在却只能看到一个狭长的空间,因为两侧都用印着八卦图案的红布遮挡了起来。

    红布上端贴着房顶,下面拖拉着地面,哪怕俯身趴在地上,也绝难看到里面的情景。

    正在疯狂操作手机的唇钉男身后是一方香案,香案上摆放着一个紫色的香炉。

    香炉中此时有香正在燃烧,淡淡的白烟缭绕而起,经久不散,直到冲撞到了房顶才向四周溢散。

    而且香炉中燃烧的香也不是平常的三根,而是一根,而且香的颜色不是常见的黄色,而是红色。

    鲜艳的红色,就如刚刚流出的血。

    只不过王义并没有闻到丝毫的香气,仿佛香气没有飘出门口,就被尽数吸纳了

    香炉的两侧,摆放着两个看上去古朴浑厚的烛台,烛台上两支红烛如豆的火苗一伸一缩,就如有生命的人在呼吸一般,充满了节奏感。

    香案之后是一个神像,只是此时的神像用一块金色的大布盖着,看不出是何方神圣。

    这完全看不出丝毫便利店的模样,更像是一个开在繁华闹市里的清净道观,隐隐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