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89章 有钱了不起!对不起,我不爱钱!

    王义看江虹将手机塞回挎包之中,眼底似乎有多种情绪交织出现,其中有不满,有愤怒,有厌恶,有痛心……

    人,在思考的时候,不希望被人打扰。

    江虹显然在思考着一些事情,王义保持着沉默,目光望向远方。

    远处人流穿梭,车水马龙,交通已经恢复。

    枪击事件就如一阵狂风刮过,只是短暂的影响了人们的生活,也许会成为有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也许会成为一些人长久难以忘记的梦魇……

    王义不知道那个死者的血,是已经干结在地面上,还是被高压水枪冲刷的一干二净。

    随着时光的流逝,无论是谁,最终都会被慢慢遗忘。

    无论是轰轰烈烈的经历,还是曲折离奇的人生,都有终结的一天。

    车内依旧沉寂如凌晨的夜。

    江虹的眼眸里逐渐恢复了平静,最终打破了沉寂,问王义道:“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我在祥乐居定了一个房间,我们去吃个便饭吧!”

    她不等王义开口,发动车辆,便驶出了医院。

    医院的门口,正对着民升银行的正门。

    民升银行的正门前,有一个圆形的花坛,花园里花团锦簇,盛开着各色的花。

    在骄阳烈日下,各色的花儿更添了几分娇艳。

    花坛前的人,来去匆匆,几乎没有人停留。

    阳光虽然让万物生长,却也让人感受到难言的燥热。

    王义却在花坛前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熟悉是因为这个人给王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陌生是因为王义连这个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个人此时撑着油纸伞,静静站在花坛前。

    油纸伞顶端原本黝黑的鹰爪,此刻就如刚刚被打铁的匠人从炉火中取出,比鲜红的花更加耀眼。

    他的脸正对着医院的正门,一动不动,就如一尊摆放在花坛前的雕塑。

    医院的正门前是一个红绿灯,现在灯是红色。

    而江虹驾驶的车辆停在首位。

    她自然也看到了花坛前如雕塑的人。

    “那个人好奇怪!他的那一把伞像是从古装剧组拿出来的!”

    江虹的声音里透着惊喜,仿佛对那把伞有浓厚的兴趣。

    王义看着那人下唇中间标志性的银色唇钉,一股不适之感涌上心头。

    他对这个唇钉男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

    唇钉男此时却嘴角上翘,露出淡淡浅薄的笑意,随之将伞缓缓合拢。而后将伞平放在肩头,就像挑着一副没有挂钩的扁担。

    王义心头猛然一震,因为他看到唇钉男在收伞的时候,一道虚幻缥缈如雾的身影挣扎着被收拢在了油纸伞内。

    那虚幻的身影正是一个阴魂,而且眉心处有一个明显的枪眼!!!

    他正是在枪击事件中殒命的那个年轻人!!!

    唇钉男在合拢油纸伞之后,全身在阳光的照耀下,依旧没有要走动的意思,只是抬头望着天空,仿佛天空中有令人无限神往的美景。

    江虹看着唇钉男手中的油纸伞,眼睛里透出一抹异样的光芒,她望向王义,轻声问道:“我想要那人手中的油纸伞,你说,他多少钱会卖给我?!”

    王义已经知道了唇钉男的身份,也知道了那柄油纸伞的作用。

    他望着江虹渴望的目光,问道:“虹姐,你还有收集雨伞的嗜好?!”

    江虹莞尔一笑:“有些人玉石,有些人喜欢字画,有些人喜欢陶瓷,有些人喜欢集邮,有些人喜欢斗狗,有些人喜欢蛐蛐,我没有太多的爱好,就是喜欢遮风挡雨的伞!你说奇怪不奇怪?!”

    王义哑然,人的爱好,千奇百怪,包罗万象。

    奇葩如程峰,喜欢收集交往过女孩秘密花园的萋萋芳草,这种爱好,王义都不觉得奇怪,收集雨伞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