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78章 我不是市民,我是农民

    王义没有理会女人的话,双目环顾四周之后,转头望向男人,轻声道:“齐叔,我知道不是你做的,可是如果不想被冤枉的话,就要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

    男人看着王义的眼睛里,充满了感激,口中连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王义的目光望向男人自然垂直贴着大腿的手,轻声道:“是你说,还是我来说?!”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我说……我说什么?!”

    女人一跺脚,插话道:“不要故弄玄虚,有证据就拿出来,没有证据,我可要报警了!”她作势扬了扬手机。

    男人眼眸中闪过惊惧之色,作势又要跪下。

    王义一把托住男人,附在其耳边低声道:“不是你做的,你怕什么?!”

    女人眼中愤怒之色更甚,口中连说三个“好”字,把手机拿在手中,在一番操作之后,放在耳边:“对,河江市中心医院,九号住院楼,一楼电梯口。”

    大型综合性性医院,院内都配备的有警务室。

    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三个警察便出现在了现场——其中一个是民警,两个是辅警,年龄都是三十上下。

    他们在了解了基本的情况之后,居中的民警望着男人道:“现在法治社会,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这位女士指认是你非礼她,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男人面对警察的问询,一时之间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用哀求的目光望向王义。

    围观的人们在警察的驱散之下,并没有散去,皆是等待着王义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

    王义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是十一点五十三分。

    学生打扮的女孩心急如焚,望着王义疾声道:“有证据你赶紧往外拿,别磨磨唧唧的!”

    王义望向依旧怒目圆睁的女人,轻声道:“你叫郑甜是吧!齐叔哪只手非礼你了?!麻烦你指出来!”

    郑甜心中一惊:“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眉头紧皱,仔细打量了王义一番,最终确定她从来没有见过王义,连一丁点的印象都没有。

    王义也不废话,追问道:“齐叔是哪里非礼了你,是用手?!还是用身体!?”

    三名警察以及一众围观的人们,目光皆是望向郑甜。

    郑甜微微低头,有些不好意思道:“自然是手!他用手揉我的……我的屁股,还往我下边捏了两下!”

    她说完,望向三名警察,眼眶微红,眼中有泪光闪烁:“我本来不想把事情闹大,可是……可是他都弄疼我了!我实在气不过!”

    王义环视四周之后,又追问道:“是哪只手?!”

    郑甜看了一眼男人,指向男人垂及大腿,依旧微微颤抖的手,大声道:“自然是那只手!”

    王义望向男人道:“齐叔,你抬起右臂,给警官和郑女士做个握拳的动作。”

    男人一愣,沉默了片刻,之后眼底闪现一抹痛苦之色,而后道:“我这条手臂曾经粉碎性骨折,神经受损,肘关节和腕关节僵硬,根本就抬不起来!也不能做出握拳的动作!”

    男人此言一出,除了王义之外,皆是无比震惊。

    如果说胳膊是残疾,自然不可能行非礼猥亵之事。

    民警走上前去,看到男人胳膊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就像一条蜿蜒的蜈蚣,几乎贯穿了整条臂膀。

    这条手臂显然受过很严重的创伤,做过修复手术。再仔细观察,男人两条胳膊粗细有明显的不同,右臂肌肉明显萎缩。

    民警抬起男人右臂,只感觉就像抬起了一根没有生命的木棍。手一松,男人的胳膊自然垂直下落到大腿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