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54章 伴阴人

    那颗悬浮着的脑袋并非呈骷髅状,也没有青黑之气弥漫。反而唇红齿白,鼻梁英挺,双眉如月。

    脸上虽满是血污,但没有污血覆盖之处,却白皙娇嫩,显然并未经受太多风吹日晒之苦。

    飘逸的柔顺长发无风而动,双耳耳垂上戴着心形的银白耳钉,显然是一个二十左右、相貌中上、年轻女子的头颅。

    只是她的额头有一道十厘米左右、深可见骨的伤口,森白的骨裸露在外,猩红的血不住涌出。

    她的颅顶有一处深深的凹陷,看上去更是醒目,就像被大锤砸出了一个深坑,红白相间碎豆腐状的脑浆,不断顺着颅骨撕裂处渗出,看上去甚是骇人。

    她的脖颈断裂处,不时有红色的鬼气漫溢而上,包绕整个头颅。

    此时这颗头颅一双阴冷的目光正盯着王义,显然她知道王义察觉到了她的存在。

    根据《缉鬼录》的记载,人是阴阳和合所生。躯壳为阳,魂魄为阴。

    躯壳为肉体,魂魄为灵体。

    两体融合而天地气交,五脏相生,血脉相融,方始为人,具七情六欲,有好恶爱憎。

    寿终正寝者,生气尽,心无挂碍,肉体寂灭,灵体无法长留于躯壳之内,出则化为幽魂,而又无所居处,遂化成游魂,下坠九幽冥府,再经轮回。

    惨遭横死者,阳寿未尽,生机已绝,称为阴魂,前往阴司不得轮回,留于人间要受山神土地城隍等神只管制,为奴为仆,苟延残喘,又要面临缉鬼者的追捕,随时都有魂飞魄散、永坠无间炼狱的可能。

    长此以往,无边怨念存留于灵体之内而无法疏散,怒气丛生,肝胆雄壮而戾气纵横;愤恨之间,化为厉鬼而为祸人间。

    白天有阳光之时,为阳中之至刚至阳,寻常横死之鬼,必择幽暗地域隐匿潜藏,而有些怨念极深或爱意极大的横死之鬼,或为报复仇人,或因眷恋亲人,可不避骄阳毒日而如在世一般,行走于人间并无阻碍。

    不过惨遭横死化为阴魂,白天之时不具备变化之能,只能以横死之状游荡人间,而到了晚上之时,借助黑暗之力,便可恢复生前形貌。

    心存怨恨之念的阴魂,散发青黑之气。心存感恩之心的阴魂,散发红黄之气。

    王义看着眼前女子头颅,虽知其漫溢红色鬼气,并非凶煞恶鬼,对驾驶员没有加害之心,可是人鬼殊途,过于亲近,必损生者元阳,危及健康。

    再看驾驶员眉宇之间,尽是疲惫不堪之态,落座之后竟然伏身于方向盘上,肩膀微微耸动,不知是在暗自抽泣,还是困乏至极,偷闲假寐。

    王义虽然没有精修心理学,可是只要略加用心观察,就知道驾驶员最近必定是遭遇了极大的变故,现在心情极度沮丧,导致精神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虽然驾驶员在努力压制,尽量表现出正常的一面,可是摔门的动作,显示着他内心的愤怒即将失控。

    三十五座的大巴车,现在已经座无虚席,将一车人的安全,交给一个满身疲惫、心怀愤怒的驾驶员,无疑潜在风险极大。

    王义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

    现在时间八点十五分,距离发车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小镇的汽车站是没有专门的售票窗口的,都是临发车之前,售票员上车卖票。

    王义再次向驾驶员望去,只见女子的脑袋,缓缓隐隐没在了驾驶员的小腹之中,就像一尾鱼儿,消失在了无尽的大海里。

    看到女鬼头颅进入驾驶员身体之内,而驾驶员并没有任何的反常。

    王义心中更加震惊,鬼物若是想要鸠占鹊巢,进入活人躯壳,通俗讲就是‘鬼上身’。

    ‘鬼上身’是鬼类的一种异能,非具备一定道行的阴邪鬼魅不可施行。

    可是看着女鬼猩红淋漓的血液不断滴落,显然是新丧之鬼,怎么可能懂得‘鬼上身’之法?!

    新丧之鬼,竟然进入活人躯壳,那么………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两者具有非常亲近的血缘关系,二是两者具有非常深厚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