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小说 > 凡人的战争 > 第586章 楚居善这家伙睡着了

第586章 楚居善这家伙睡着了

    楚居善说:“儿子啊,你就是一败类。”楚居善说:“楚风然,我们家最败类的是你。”楚居善给周美礼置办了年货,几人在家中睡下了,这时楚居善说:“楚绛灵也要读初中了,就让她待在老家吧。”楚绛灵感觉有些悲伤,因为以前的朋友见不到了。楚居善沉沉地睡去。楚风然也睡着了。周美礼还在织毛衣,周美礼很是喜欢做一些活络事。楚风然和楚居善等人去往老家拜访亲戚。先去的是男伯伯家,楚风然和楚绛灵去了男伯伯家。见到了楚侯祠。还有楚风华。楚风然说:“很好很好。”楚风然十分开心快乐。楚风然感觉老家挺好玩,有许多亲人齐聚一堂,他还可以和妹妹们玩游戏。楚居善说:“崽崽,爸爸给你买了一把玩具枪,你和楚雨灵他们去玩。”楚风然拿着玩具枪觉得很好玩,这时楚雨灵想抢楚风然的玩具枪,楚雨灵比楚风然聪明的多,这时楚风然已经到楚雨灵手。楚风然哭了起来。楚居善说:“你让着妹妹一点。”楚风然说:“好吧好吧。”众人在楚爱莲家吃了饭。楚风然,楚绛灵,周美礼,楚居善。楚风然和楚绛灵等人玩了起来。这时楚雨灵已经学会冷龙诀,楚雨灵才四岁,已经内功大成。然后楚风然仍在继续浑浑噩噩。楚居善说:“真是过年胖三斤。”楚居善爱喝酒,和众人分享着一些男人间的事,吃着扣肉,喝着五粮液。楚居善和王骆吹牛道:“我一年能赚多少多少。”王骆则说:“好好好。”王骆的两个儿子都二十了快,这两个儿子这时正在吃肉,他们在外地打工,也赚了不少钱。楚家真是个大家族。这时周玉树还在念大学,周玉树说:“我还喜欢上网。”周玉树上起了网来。周玉树说:“什么鬼玩意。”周玉树喜欢玩魔兽,周玉树也曾是个网瘾少年。周玉树说:“难受的一批。这区都是些弱鸡。”周玉树说:“操蛋玩意儿。”楚风然这时有一个念头,就是去看看舅妈。这是他的第一任舅妈,楚风然看到了舅妈,说:“舅妈好。”这时舅妈已经受了伤,楚风然曾经为她心疼过。楚风然说:“真是悲伤。”舅妈很喜欢这个小外甥。楚风然现在还未露出那副嘴脸,楚风然还未做一个坏人。以后的楚风然回想起这一段感觉真是太烦躁。舅妈说:“我很累,玉树。”周玉树说:“妈,你都受伤了,好好养伤吧。”周叶安也说:“好啊好啊,我们一家子很是不错。”周叶安端来了两碗豆浆。周叶安给肖灵兰端来一杯,给周叶安也端来一杯。这时周玉树正在读大学,周玉树考上了个三本。周叶安是个一本,可知9几年的一本,还有三本是何其珍贵,周玉树说:“好啊好啊。”周玉树有些话埋在心里不愿说,周玉树其实应该是个一本像,但是周玉树却只考了个三本。周玉树真是悲伤。不过9几年的三本,也是弥足珍贵。而此时周君汝家的两位哥哥姐姐,黄志云和黄玉娘,都是一本,总算是补上了周玉树的亏欠。周玉树很是高兴,戒,戒掉游戏,然后努力赚钱。周玉树今年过年很开心。周玉树说:“我看见了,楚风然那小子在玩,我就很讨厌,毕竟我是他大哥。”此时的王音还有王风,都十分快乐幸福,王音,王风,楚风然说:“大哥,二哥,我实在是太悲催了。”楚风然说:“真是一败类。”楚风然想快速地逃,王音,王风,说:“打死你个畜生。”楚风然等人在家待了两天,王音还有王风,楚风然十分快乐,楚居善等人正在吃肉。楚居善说:“真是悲伤。”楚居善说:“我喜欢你喜欢我的生活,我没什么要求。”楚风然说:“男人最聪明最好最强。”楚风然说:“人生简直。”楚风然说:“我实在太幸福啦。”楚居善说:“我是男人,楚居善是男人。我早是了。”楚居善说:“我十分悲伤。”楚居善说:“天空是绵绵的糖,就算掉下来又怎样。”周玉树说:“明天的笑脸,幸福的起点,用整片花朵铺满在一整片蓝天。”周玉树说:“神兵小将。真好看。”周玉树觉得神兵小将真是好看。楚风然说:“玉树临风。”周玉树说道:“想不到我被你成语化了。”周玉树说道:“真是没想到。”楚风然说:“我能说什么?玉树哥就是那么牛逼。”周玉树说:“欧青辣少。”楚风然说:“把爷喝嘞。”周玉树又说:“你纯纯牛马啊。”这就告一段落了。”

    楚居善说:“欧青辣少,实在是太辣了。”楚居善爱吃老家的辣酱。楚居善啪的给楚绛灵一个耳光。楚绛灵哭了起来。楚绛灵说:“小小居善,可笑可笑。”楚绛灵说:“我十二岁了。”楚绛灵唱起了一首歌,“NevermadeitasawisemanIcouldn'tcutitasapoormanstealingtiredoflivinglikeablindmanI'msickofsightwithoutasenseoffeelingthisishowyouremindmethisishowyouremindme。”楚绛灵说:“真是悲催。”楚风然说:“姐姐英文真好。”楚风然说:“很好很好,我跳进深海,再跳上来换口气。”楚风然这个时候,在发癫。楚风然有个朋友叫谢长空,他们在一个奥赛班,楚风然觉得那些题目太难,楚风然是个傻逼做不来这些事。楚风然太难了。楚风然说:“奥赛~班。”楚风然说:“真是奥赛班。”楚风然很恶,脑子里全是伤人的想法。楚风然说:“我的爸爸,太悲伤了。”楚风然说:“我更加悲伤。”楚风然说:“我要练功。这样就不伤人了。”楚风然说:“什么武功?“楚风然现在还不会武功。楚居善说:“时间的尽头春天来了她又远走谎言说不出口空中的烟花在那无人忏悔的夜慢慢的落下。”楚居善说:“我爱这首歌。”楚居善说:“真是倒霉。”楚居善说:“我爱这首歌。”楚风然说:“我要读书,我要上奥赛班。”

    楚居善等人回到了外地,又在火车上,楚居善吃着一根鸡腿,喝着冰红茶。和楚风然,周美礼离开了老家。楚居善说:“很好吃。”楚绛灵这时和奶奶在家读初中。楚居善说:“可怜如我小女儿,真是悲伤。”楚居善说:“一个人在老家读初中。还有一台电脑玩。”楚居善说:“不错不错。”楚风然说:“是啦,我们男人生的贱,要给你玩电脑。”楚风然说:“真是悲伤。“楚居善说:“玩电脑,挺好的。”楚居善说:“我喜欢玩电脑。”楚风然说:“真是悲催。”楚风然说道:“真是一悲剧。”楚风然说:“真是一败类。”楚风然说:“你简直一混蛋。”楚居善说:“神经病。”楚风然说:“真是悲伤。”楚风然说:“姬夜燃我又来了。”姬夜燃说:“好啊好啊,真是不错。”姬夜燃说:“小子,你居然还记得我。”楚风然说:“真是一悲催。”楚风然说:“真是败类。”楚居善说:“真是一败类。”楚居善说:“心静自然凉。”楚风然说:“我要心静。”楚风然说:“吃糖。”楚风然说:“吃什么糖,我是一败类。”楚风然说:“真是不错呢。”楚风然说:“奇迹,我居然不吃糖了。”楚居善睡在上铺,周美礼睡在下铺,楚风然睡在上铺,楚风然感觉很是不错。楚居善说:“哈哈哈。”楚风然看向老爸,不知他未何要笑。楚居善十分地可爱,楚风然说:“你这家伙简直一败类。”楚居善说:“我要好好生活。”楚居善累坏了。楚居善这个时候十分喜欢他的儿子。楚风然说:“我想看动画片。”楚风然说:“我想念我的奶奶了。”楚风然说:“我的奶奶周雪迎。”楚居善说:“真是,真是,我是我崽可爱的小牛。”楚居善理直气壮。“你为什么偷偷跑去跟他见面。”楚风然说道:“你的情况眼神明明就是有鬼。”楚风然说:“真是一败类。”楚居善说:“我很是喜欢你,你这家伙简直败类。”楚风然说:“我爱你,我的老爸。”楚风然说:“喂嘿。”楚风然说:“人生人生,人生简直梦幻。”楚风然说:“我这家伙实在是败类。”楚风然说:“实在一败类。”楚风然说:“真是一败类。”楚居善说:“我喜欢你。”楚风然说:“人生简直一败类。”楚风然说:“真是败类。”楚风然说:“我的人生不应该如此败类啊。”楚风然说:“真是太败类了。”楚风然说:“简直一败类。”楚风然说:“我的人生就是这么悲催吗?”楚风然说:“确实悲催。”楚风然说:“悲伤至极。”楚风然说:“真是一败类。”楚风然说:“真是悲伤啊。”楚居善说:“真是一败类。”楚居善说:“你这家伙就是一败类。”楚风然说:“真是悲伤。”楚居善说:“我真是一个败类。”楚风然说道:“真是悲剧。”楚风然说:“真是可怜啊。”楚风然说:“真是悲伤。”楚居善说:“好啊好啊。”楚居善说:“真是悲剧。”楚居善说:“好家伙,真是个好家伙。”楚风然说:“真是一败类。”楚居善说道:“我这家伙简直一败类。”楚风然说:“你这畜生简直一败类。”楚风然说:“什么傻逼。”楚风然说:“是小接啰。”楚风然说:“什么小接啰。”楚居善说:“什么小接啰。”楚风然说:“你这家伙就是一败类。”楚风然说:“真是一悲伤。”楚风然说:“你这家伙简直是败类。”楚居善说:“真是一败类。”总有些遗憾吧。楚风然和楚居善一路吵嘴,离开了此处。楚风然说:“哈哈哈,我这家伙简直就是一败类。”楚居善说:“我要睡觉觉了。”楚居善这时睡起了觉来。楚居善睡起了觉来。楚风然说:“真是一败类。”楚风然说:“我喜欢你喜欢我的生活,我没什么要求。”楚居善说:“人生简直一败类。”楚风然说:“人生简直是梦幻。”楚居善感觉到很悲伤。”楚风然说:“是时候将我的快乐幸福分享给大家了,我喜欢玩赛尔号,玩洛克王国,我还喜欢功夫派。”楚风然说:“人生简直一败类。”楚风然说:“我好想装个酷啊。”楚风然说:“你这家伙简直一败类。”楚风然说:“真是一败类。”楚居善说:“真是一败类。”楚居善说:“我这家伙简直一败类。”楚风然说:“搞什么搞,搞冲野。”楚风然说:“真是败类啊。”楚风然说道:“我这家伙简直一败类。”楚风然说:“我爱你。姬夜燃,我们是永远的朋友。”楚风然想到姬夜燃是他的好朋友。楚居善说:“好啊好啊。睡着了。”楚风然说:“爸爸在说梦话呢。”楚风然说:“真是在说梦话。”楚风然说:“我要睡觉了。”楚居善说:“真是一败类。”楚风然说:“我要睡觉了。”楚居善说:“真是一悲剧。”楚居善说:“真是悲催。”楚居善说:“人生简直一悲催。”楚居善说:“真是悲伤。”楚风然说:“人生简直一败类。”我他妈觉得你们简直一群败类。楚风然十分悲伤,十分悲剧。楚风然说:“人生简直一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