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70章 幸运还是不幸!?


    王义定神望向早已生机断绝的梁栋,只见梁栋的尸体上悬浮而出一团淡淡的白烟,淡淡的白烟升腾到距离地面三尺之后,仿佛上方有一个无形的阻挡,白烟不再上升,然后一个看上去虚幻缥缈的人形浮现了出来,显示这是梁栋身死之后脱离肉体躯壳的阴魂。

    梁栋的阴魂望着身下的尸体,脸上写满疑惑不解。片刻的迟疑之后,状若疯狂向着大货车的方向奔去,显然他想要去救在车厢里生死未卜的妻子。

    可是阳世之人,难见阴间之魂。

    阴间之魂,也难触动阳世之人。

    梁栋脚下无论如何猛烈的动作,却并不能离开尸身半步之内。

    新丧之鬼,是人生之终结,鬼途之开端。就如襁褓中新生的婴孩,没有任何行动的能力,初成阴魂,在一日之内,是不能脱离尸身的束缚而自主行动的。

    梁栋茫然无措,环顾四周,他能听到周围人的言语,可是他嘴巴几经张合,喉咙中却始终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王义原本沉浸在巨大的自责之中,虽然他与梁栋只是一面之交,谈不上太深的感情,更谈不上友谊!

    可是当时明明已经察觉梁栋身体处于极度的疲惫之中,如果当时打个报警电话,或者再多加劝解,让梁栋的身体的到一定时间的休息和恢复,是不是就能避免事故的发生,生命的陨落!

    看似是一个生命的逝去,背后代表着的可能是一个家庭的分崩离析!

    王义虽然处于极度的自责和懊悔之中,梁栋的口中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可是王义知道梁栋说的是什么。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可是梁栋虽为阴魂,第一时间考虑的依旧是妻子的安危,这样的男人,虽然可能终生与成功辉煌无缘,但是作为一个丈夫,是无可指摘的。

    王义向堆积如山的车厢奔去,同时向四周围观的人们大声喊道:“车厢里还有人,大家一起帮忙救人呀!”

    随着王义的呼喊,围观的人们蜂拥而上,在瓜果蔬菜堆中翻腾了起来。

    不多时一个女人被找了出来,正是梁栋的妻子。

    瓜果蔬菜原本不是在纸箱中,就是被装盛在简易透风的红色编织袋内。

    这个苦命的女人因为纸箱和果蔬的缓冲作用,再加上本身处于车厢的尾部,身体表面除了因为杂物的撞击,显得有些青紫之外并没有明显的外伤,无论呼吸还是心跳都一如常人,只是暂时处于昏厥之中。

    夫妻二人,一人惨死,一人独活,这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王义不知道!哪怕是最顶尖的哲学家也不好轻易下这个结论。

    翻找到两个稍微完整的纸箱,王义将其拆成长条状,覆盖在了梁栋的尸身之上,而后,他用一种极其轻微的声音道:“梁师傅,你的妻子只是暂时的晕厥了,看上去并无大碍!”

    梁栋的阴魂眼眸中充满了感激,眼波里也荡漾着淡淡的喜悦——毕竟自己的一双儿女虽然没有了父亲,可是还有母亲,就不会成为无依无靠、任人欺凌的孤儿!

    梁栋的妻子在众人的一到折腾之下,晃晃悠悠醒来,她蹒跚着步伐,带着满脸悲痛欲绝,来到了被纸片覆盖的梁栋尸身前。

    在掀开纸片的一角,看到梁栋的惨状之后,她腾然起身,卡扼住王义的咽喉,状若疯癫道:“你这个杀人凶手,还我丈夫命来……”

    王义瞬间懵圈,同时被扼住的咽喉一阵剧烈的疼痛,似乎下一秒他就要窒息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