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四九七章 傲慢的失算

    「谁?什么难?不认识。」贺难咧了咧嘴,表情在他的脸上呈现出难以言喻的抽象,其实他的心情也差不多复杂——就是那种既然对方已经掌握了证据,再嘴硬下去好像也没什么意思,但又抱着一种「万一能蒙混过关呢」这种侥幸心理——这样的反应姑且算是变相承认吧!

    而嘴上答复的同时,贺难也没让自己的身体闲着,在被桌子遮挡住视线的暗处,他的左脚已经悄悄向后抹了一步——只要谈判破裂,他便会用自己更加强壮的右腿发力,确保第一时间能拉开最长的距离。

    「你果然和传闻当中一样……」麻子脸笑了一声,没有在贺难苍白的否定之中继续纠缠——他的不理会是对的,否则一定会进入贺难熟悉的借题发挥的领域里:「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还真是很难将你与那个贺难联系到一块儿。」

    名声,的确能够影响他人的印象。

    在此之前,哪怕是对他态度相对较好的麻子脸也认为这位「关镖头」是个有些本领但过分狂妄的家伙,但在知道了原来他就是贺难之后,三人却都对他产生了更多的忌惮,乃至有一丝敬畏。

    那可是当着全武林的面儿逼死了前任武林盟主的人!所以哪怕他于平常表现得再怎么有失风度,都会被人解读成一种伪装。

    「呵呵……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出风头。」贺难趁着胡说八道,又悄悄后退了一步:「出门在外总得有几个假名才好办事。」

    「看来你也知道你的仇家不少。」看来麻子脸是认真考虑过这种可能性的:「你现在很有名,而如果我们能取下你的项上人头,也会变得很有名。」新

    「一份功名,三人去分,未免太过不值。」贺难故作镇定地抠了抠耳朵:「而且也不会像你想的那么轻松。」

    不得不说,贺难硬撑出来的英雄好汉的气场还真挺像那么回事儿的,至少本来犹豫不决的三人组认可了他的「无畏」,大栋遂道:「看来你也不想我原本以为的那么猥琐……有什么事儿等到离开再说吧!虽然我们先一步得知了你的身份,但康兴材也该也不会晚太多。」

    贺难不会在这种选择题上考虑很久,这三人没有把自己交出去肯定是另有目的,但总不至于比落到康兴材手中更差,而且自己如果现在与对方发生冲突,反而是将三人推到了康兴材的那一边,于是很痛快地便答应了这个条件。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大栋所言不错,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四人还没等离开康宅,却已经被宅邸的主人率人团团包围住。

    「康员外……这是什么意思?」大栋环顾四周,天罗地网之中有自己见过的康家家仆,也有一些不认识的面孔,想来应该是康兴材养着的打手:「这好像不是待客之道吧?」

    「不请自来,不辞而别,这好像也不是做客之道,我说的没错吧!曹少侠。」康兴材抖落着自己的袍袖,略有些得意道:「客人不打招呼就要走,我这个主人送一送,又谈何不周全呢?」

    「这倒是我们考虑不周了,还请康员外见谅。但既然是送客,那就烦请员外让手下把路让出来吧,咱们双方日后还有的是机会再合作。」三人组当中实际的老大还是曹栋,也只有他有资格与康员外进行交涉,然而这种剑拔弩张的态势之下他也只得明里暗里搬出宗门背景来撑腰。

    「好。」康员外挥一挥手,堵在门口的家丁们的确散开让出了一条狭窄小径,然而这同样也是示威的一种:「你们三位是贵客不假,但他可不是我的客人……所以还是让这位关镖头留下来的好。」

    「这就有些不妥了吧……」曹栋虽然偶尔莽撞了些,但现在反应倒是很快:「此人本就是我们为了寻找同门师妹才截获的嫌疑人,眼下师妹还未找到,让我放他离开岂不是自断了一条线索?」

    其实在确认过发钗的来路之后,三人组已经门儿清贺难并非凶手,但一来这家伙的名声在这儿摆着,又算是足智多谋,那让他继续参与调查也未尝不可;二来江湖传言他与丐帮掌钵龙头苏眉绣的关系可不简单,甚至有可能是丐帮中人,如果能趁此机会与他冰释前嫌结交一番倒也是个不差的选择。

    「原来如此。」听完曹栋的借口,康兴材点了点头,就好像真的很有说服力一样。只是他早就具有稳操胜券的把握,只一句话就打得曹栋心神不定、立场动摇:「我无意与各位结仇,更不想与药王斋翻脸,所以我们还是做个交易,大家各有收获,也都能各退一步怎样?」

    「少侠留下此人,无非就是令师妹线索不明……你把他留在这儿,而我把令师妹的下落交给你——这样如何?」

    「你说什么?」三人脸色突变,尤其是以大栋最为激烈,而站在一边貌似听候发落的贺难心中也疑窦丛生。

    「这么些日子都杳无音讯,怎么偏偏这个时候你有了忆儿的消息?只怕是诓我们的吧?」麻子脸最先从惊疑当中脱身,只觉得康兴材的说法有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