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风起 第十二章 一日天清

    巳时,白玉京东市街口。

    今日的东市街口车水马龙,人头攒动;往来道路被人群堵得水泄不通,城中竟罕有的呈现了一种万人空巷的面貌。

    “听说了嘛,今天好像要处斩一位大人物呐!”

    “胡说,明明是公主要出嫁了!”

    “这位大人犯了什么事啊?”

    “什么大人,你以为大人会跟你一样吗?人家可有的是银子来抵命,我看又是哪家的少爷花钱找人替他顶罪吧。”

    “我听我们巷子里的老王说今天要斩的人杀了人啊!”

    “据说这人是个法力高强的妖怪,有三个头,六张嘴,八条腿呢!”

    “你评书听多了吧,还三个头六张嘴的妖怪……”

    “真的!我们家狗娃子说他亲眼看见了!那个妖怪被铁链子捆着,上面还贴满了奇奇怪怪的黄纸。”

    “死得好喔,死得好喔,这种人多死一个是一个。”

    人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他们围在这里的目的,莫衷一是,众说纷纭。各个都涨红了脸据理力争,表示自己“说的都是真的”,“亲眼见到了”。

    好像他们真的亲眼见过一样。

    过不多时,一群凶神恶煞的武官从人群中开辟出了一条通往刑场的道路。这群武官围成一圈,护送着几名文官打扮的人和刽子手,以及驱赶着一名灰头土脸、衣衫褴褛的囚犯,这名囚犯头戴木枷,腕绑铁索,身缚麻绳,踝系镣铐——不知犯了何等重罪才会被刑具裹得如此严实。

    这囚犯细皮嫩肉、相貌尚可,搭眼一瞧便知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寻常百姓家的孩子从小便从事劳作,万万是难以养出这样富态的少爷的。可是这位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少爷,此刻见了刽子手,见了斩首刀,见了这黑压压的一片人群,终于还是低下了自己高昂着的头颅。

    他本以为贺难没那个胆子和魄力处斩自己,本以为族兄江文炳能动用一切势力把自己救下来,本以为在“骠骑将军”这个名号的庇佑之下可以高枕无忧,只是眼前的一切不得不让他认清了现实——他今日注定要命丧于此。江辰再也没有了那种横行霸道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倒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垂着头不敢作声,只在心里默默祈求着在自己的脑袋被砍下来之前,兄长还来得及把自己的命保住。

    江辰的手脚冰凉,抖动的如筛糠一般十分剧烈,离行刑的高台每近一步,他的精神便愈发的萎靡一分,几乎是被几名武官抬着来到了高台上。这几名武官们刚将他放在了刑场那冰凉的地面上,他便挣扎着想逃出眼前这炼狱一般的景象。只是因为他太过于恐惧,整个身体都如煮熟了的面条一样瘫软,四肢蜷缩在一起,身体却不住地向着台边拱着,挤着,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此日此时,正值烈日炎炎的春去夏来之季,一天中最为灼热的巳午交接之时。可在江辰的眼里,一切都是那么的冰冷,荒芜;他就像一只蛆虫一样拼命地翻滚,最后却不得不跌入无底的恶臭的深坑中去。

    眼看着江辰拱到了高台的边缘,马上要栽了下去,离他最近的一名武官连忙伸出手来把他拉了回来。

    “不要碰我!”这个状如疯魔的男子突然嚎叫了一声。那是他这一生中发出来的最凄凉,最惨烈的悲鸣。

    可是他周围的所有人对他的悲鸣都没有任何反应。

    山河府的官员们已经经历了无数次行刑,看到过不知多少人在临死前的百态,早就习以为常;台下的百姓们对他也没有同情,他们的眼中全是好奇——今日要被斩首示众的究竟是个什么人物?究竟犯了什么事情?

    江辰终于崩溃了——山河府的拷问让他痛苦,贺难的刑罚让他绝望,但他始终都保持着一丝生的希冀。直到现在,他从所有人的眼中读到了冷漠——就像是看一个死人,或者猪羊一样的畜牲。他的身体再也没有抖动了,而是完全松懈了下去,裤裆处传来一股剧烈的恶臭。

    “哎……他……失禁了。”拉他上来的那名武官不禁皱紧了眉头,同时也松开了拉住他的手。空气中顿时恶臭弥漫,周围的茫茫人群瞬间往后散开了数尺有余,唯恐屎尿喷溅出来到自己身上。

    “行了,时辰快到了。”手中捧着文书的文官说道。“把他拉到中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