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一卷 青梅斜雨蕊平枝 第六章

    李姥姥的老伴是个卖烧酒的老头。他走街串巷卖酒时会从人家扔掉的青菜里捡些好的,或者隔三差五去钓鱼来改善伙食。他们家似乎很少需要买东西,毕竟一家五口只是树一人有正式工作。虽然贫穷,一家人总是和和气气的让邻居们觉得暖暖的。

    不知荣在心里有没有羡慕过树一家的和美。彦却明白,对于需要听者仔细辨别乡音的李姥姥和在街道做些零工常常难得说句话的萍,荣打心眼里瞧不起。虽然她们带叶荫,荣也是没办法将就着的意思。

    荣挑不出萍的毛病,一个乐于帮助人又常常沉默的女人几乎是完美的,但她并不喜欢萍。

    好在不用给李姥姥家钱,只是送些米面过去或者把单位里带回来的东西分给他们些。

    也许,在荣心里这样已经足够。

    习惯了不付出会以为付出是件简单平常的事情,因而看轻爱,和给予爱的那些人。

    时间久了,荣忙起来时甚至会忘了家里还有个孩子。

    叶荫是那个年代少有的独生女。本来彦想再生个孩子,正赶上这时单位决定送荣去学习,在提升自己还是生孩子的选择上,荣挑了前者,偷偷打掉了一个已成形的男胎。因为是男孩儿荣也偷偷掉了几次眼泪。

    术后荣长时间的流血,终于彦从别人那里知道了真相,他非常失望,但什么也没说,对于荣,要求不出结果,除非结果是她自己决定的。这是彦在和荣结婚后不久就知道了的。

    荣常常念叨自己如果没生孩子,做事情还会更顺些。就像自己的妈妈,如果没有自己和弟弟可能早就摆脱了奶奶和大伯一家的欺负,活得肯定轻松许多。而且,荣认定自己儿女运差,生叶荫也没选个好时机。因为坐月子时她错过了一次可能提干的机会,很自然怪在了叶荫头上。

    甚至叶荫长大后也听到了这种说法,她总是自觉不自觉的想自己欠了荣很多。

    森和叶荫一样是独生子,大家都猜是因为树酗酒的缘故。每当有人问起萍为什么不再生一个,李姥姥就抢着说,我不是也只生了森一个吗,有几个娃是命里带着的,自己哪做得了主。而且我们森结实的顶两个男娃呢。萍只是红了脸,低下头,没人看见她的眼中有泪。

    荣和萍不一样,没人敢问。

    小孩子的好处是即使你不管她也会如期长大。像荒野里的树。

    叶荫五岁了。

    荣从来没给叶荫过过生日。彦为了避免麻烦也不会刻意提起。因为荣只要想起和叶荫同一天生日的奶奶,就会像遇见劲敌的刺猬,全身的刺都会竖起来。

    只有李姥姥想着,到时候给叶荫下碗面条煮个鸡蛋。

    在鲜有的想起那个特殊日子的时刻,荣会没头没脑的骂叶荫,仿佛是叶荫自己选择了那个出生日期一般的不可饶恕,以至于叶荫长大后每次想起那个从来没见过面的太奶时,总会觉得自己刚刚被脏水浸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