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一卷 青梅斜雨蕊平枝 第十二章

    因为彦和叶荫隐忍的性格,三口之家大多数时间还是平静的。惹荣情绪急躁的更多是叶荫舅舅家的事情。

    惠的妈妈去世了,办完手续惠把被子暖壶都拿回了家,荣当时没说什么,回到家就和彦抱怨弟妹眼皮子真浅,什么都是好东西。

    彦说,东西都没怎么用,她觉得扔了可惜吧。

    荣和他吵了一架,质问他为什么向着别人说话。叶荫躲到角落里,觉得舅妈和爸爸真可怜。

    叶荫自己也常遭殃,不说话还是会遭殃。她太小,也实在说不了什么,是荣嘴里的木头疙瘩。叶荫倒真希望自己是个木头疙瘩,危险来了可以随时滚到角落里。

    荣在外人面前脾气还好些,在家里随时都会发作。像个带着炸药的高效发动机,不断地驱动生活,如果哪天静下来就是没电了,但也有随时爆炸的可能。

    叶荫和荣去舅舅家,姥姥端来了绿豆水,荣说自己待不了多长时间,叶荫姥姥看着荣风风火火的样子说了句你的屁股下是长了钉子的,坐不住。本意也没什么,不过是家常闲话,荣喝着姥姥绿豆水头都不抬哼了一声说你们不找我要钱我就坐住了。姥姥不说话了。叶荫也知道,舅舅给领导送的礼,表妹晴晴的学费,都是姥姥向荣伸手的理由。但荣这样说出来叶荫也替姥姥和舅舅尴尬。

    长大后,叶荫觉得,自己的妈妈不是大姐,而是大姐大。

    其实,舅舅家怎么也不至于揭不开锅,虽然只有舅舅一个人上班,但惠给别人做衣服都是收钱的,可姥姥跟荣说起的时候总是哭穷。

    荣虽然知道,大多数时候仍然会把钱摔到桌子上。

    拿未必比给愉快,但拿也是无奈的。

    常常,叶荫看到舅妈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晴晴的脸没一点笑意。

    一碗饭养个恩人,十碗饭养个仇人。荣也看得出弟弟一家的不快,自然觉得这句老话没什么错。个中情由却不容易说清楚。

    当然对舅妈一家来说,一次嗟来之食也许是个意外,谁都有个心烦脾气不顺的时候,十次这个概率未免太高了。

    舅妈惠对外很厉害,想占她便宜白做衣服的人肯定碰一鼻子灰,但在家里,她总是笑模笑样的让人舒服。荣在外面大方和气,冷脸子都丢到家里。

    所以,叶荫觉得舅妈似乎比妈妈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