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9章 招收

    临仙城在这一天迎来了百年难得一遇的人潮。众人听说今日临仙城会有大门派——无极宗来招收新弟子,皆是奔走相告,呼朋唤友。周围好几个城能赶到的都来了。

    不过这招收弟子可不是乱招。前一日无极宗的弟子就到了临仙城。因为是第一次在临仙城收弟子,他们一来还没地方落脚。

    不过临仙城的城主听到他们来了,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人,请他们去城主府暂住。

    “师叔,这临仙城城主邀我们去城主府暂住,我们……”无极宗一相貌年轻的弟子禀告自己师叔莫无。

    莫无身穿白色金纹长袍,手里握着一把银色的长剑,气势冷峻。听完,他眼睛亮了,嘴角上扬,立马道:“去,答应了!”

    那弟子一愣,“啊?来之前真人反复叮嘱我们,招收弟子时要遵守纪律,要怀真抱素……”真人说这话是因为怕人看到无极宗的门风并非和寻常正道一样,在择选门派时被吓跑了。

    “咳咳,误也,此乃你我之机缘。借此机缘,必能为我宗招收到大量天赋极佳的弟子。”莫无看了看周围,灵气稀薄,叹了口气,比无极宗杂役住的地方还荒凉。

    那弟子立马心领神会,接口道:“对!还是师叔有高见!”

    “走去城主府!”一行五人穿着门派服饰,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副冷心冷情的样子,这样显得他们颇具仙人风姿。

    一行人出现在临仙城街上受到了不少人的注目礼。有的眼中带着激动羡慕,有的是势在必得。

    “哎呀,莫道友终于来了,在下临仙城城主。久闻莫道友的名字,如今见了,不得叹道少年英才啊!”筑基后期的李城主能当上城主,自然有自己过人之处。比如这番马屁,拍得令人舒适,听起来真挚又挑不出错。

    莫无挑眉,脸上露出职业微笑,语气礼貌中带着疏离感:“李城主稳中有进,这临仙城愈发繁华了。我们还得感谢李城主提供了住宿之地。”

    李城主摸了摸自己的小胡须,“这是应该的,无极宗能来临仙城是我们的荣幸啊,晚上城主府有一晚宴,诸位可要入座?”

    “多谢城主的好意。只是我们这次前来招弟子,时间着实有限,招收场地还没有着落,还望城主见谅。”莫无礼貌回绝了,顺便还提了提他们现在的问题。

    “这点小事,我李某人马上给你们准备了。”李城主豪爽回答道。

    莫无微笑,拿出一瓶丹药递给李城主,“城主如此热心,我受之有愧。此丹药乃筑基修士可食用的清元丹,还望城主收下。”

    李城主心惊,这大门派弟子出手果真不凡,此丹药可增进修为对散修来说,简直是利器,“这丹药我李某人就收下了,场地一事我定为贵宗办妥了。”

    温纱凋知道明天就是无极宗收徒的日子,有点急着睡不着了。她现在的心情有点像老母亲担心自己家的孩子能不能考上好学校一样。

    “小尘,你准备好了吗?”这是温纱凋问的第三遍了。时与尘正在识海里研究冥灵偃术的入门部分,他轻嗯了一声。

    温纱凋一拍大腿,有点急躁,“啊啊啊啊,可是我还没准备好!”

    时与尘最终停止研究,不紧不慢道:“你急什么?”,他顿了顿,“我有把握入无极宗。”

    温纱凋被他的平静所感染,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要对小尘有信心!毕竟对方可是能成为七夜魔尊的!现在仅仅半年时间,修为就达到了练气中期,绝对是只潜力股!

    “我……算了,我不着急。”温纱凋自我安慰道,“对了,你那偃术修习地怎么样?我还要多久才能出来……”说道最后,温纱凋声音渐渐低下去了。

    “我会让你出来的。”时与尘很认真回答她。

    温纱凋揉了揉眼睛,“这事也急不得……我睡觉去了。”耳边没了声音,时与尘也准备开始今晚的打坐修行。之所以能这么快晋升,那是因为每次修炼都是一种折磨。

    时与尘推动体内灵气运转,无时不刻在忍受经脉的膨胀之痛,一不小心便会走火入魔。运行了最后一圈,时与尘浑身无力,渐渐闭上眼睛。每次修炼完,都让他感到充实又安全,这一切都不一样了。过去只会是过去。

    无极宗的五人踩着点到临仙城的大广场。被广场上的擂台狠狠的惊了一下。饶是莫无这等表情管理极好的人也笑不出来了。

    广场上架着擂台,关键是这擂台用着红色丝带装饰,看着很是喜庆,就像……要比武招亲。这让人忍不住联想,一方是比武招亲无极宗,一方是争先恐后想要入赘修士。

    “我等修士无需在意这些外表,快点开始。”莫无淡淡说了一句,表面风轻云淡,实则他都不想走上擂台。

    “好!”四位弟子不禁在心里把莫师叔的地位再升了升。莫师叔果然悟性极佳,对大道的感悟颇深。

    “今吾宗在此招收弟子,八岁至十六岁的人留下,其他散去!来者不得喧哗,违者后果自负。排好队一个一个测试。”莫无用了点小法术让自己的声音带点威压,镇住在场所有人,让他们都听得清清楚楚。

    等了一个上午,还没轮到时与尘。温纱凋在空间了踱步,“怎么这么慢啊!小尘你饿吗?”

    说到吃,时与尘每天会自己做一顿灵食,其他时候就吃辟谷丹。一粒顶三天呢!温纱凋私心觉得这孩子应该多吃点,营养均衡才能长得高,那啥辟谷丹,虽然方便,但是黑乎乎的一看就是没营养的东西!

    “我不饿。”时与尘看着慢慢前行的队伍,默默回了一句。

    温纱凋放出神识,发现周围都些孩子。有些孩子神采飞扬,眼神中带着殷切期盼,有的则在偷偷摸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