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2章 落难


    “啊啊啊,救命!”话一毕,一粉衣丫鬟被飞来的利箭割喉。

    一家仆跪地求饶,“不要杀我,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你当真不知道这叶家的宝贝?”黑衣人用剑抵着家仆的喉咙。

    “大侠饶命,我真的……。”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被杀了。

    丫鬟秋月碰碰地敲开了叶良辰的大门,带着哭腔喊着:“公子公子,快走,有贼人闯入府内!老爷已经……已经没了。”

    “什么!我爹……”叶良辰勃然大怒,想也不想,拿起剑就往外冲,“我要杀了他们!”

    “少爷,不可以啊,你快逃吧,他们人太多了。”秋月哭哭啼啼地拦住了叶良辰。

    打杀声,尖叫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秋月拼命拉着叶良辰,“少爷,快逃吧,只有你活着,才能为叶家报仇啊!”

    一支黑箭气势汹汹地朝叶良辰射了过来,他拿起手中的剑,看着箭头一挥,险险地躲过这次偷袭。

    叶良辰手臂一麻,一交手,他就知道自己和对方的差距。

    又来了四五支黑箭,秋月护着叶良辰让他不受伤害,可是秋月自己却被射中。临死前,秋月还叫着叶良辰快逃。

    叶良辰忍不住红了眼睛,悲伤弥漫心头,为何屠杀我叶家!

    忍着眼角的泪水,他找到府中的暗道,踉踉跄跄地逃走了。

    秋月说得对,只有我活着才能为家人报仇。叶良辰暗暗在心中起誓。

    苟着的修士三人组,见阵盘指引有变化,心道不好,有人带走了它!

    三人跟着阵盘走了一个时辰,才在城外碰上了叶良辰。

    雨很大,叶良辰浑身已经湿透了,不止身体寒冷,他的心也寒冷。他不知道往哪走,他没有家了。

    叶良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三人,扯起一抹嘲笑,“你们为了什么要我叶家灭门!”

    妇人温和道:“叶家少爷,我们和那些人不一样,只要你把东西交给我们,我们便护你一程。”

    温纱凋早就被动静闹醒,这时她也意会过来了,她的计划生效,但是走向有点奇怪。不过,她并没用细想。

    整件事情背后的关键是,老天爷给主角设计的磨难。经历磨难的主角才能一步步变强。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这就是机会!”温纱凋暗中祈祷,她要跟着那三个散修。

    叶良辰心中一片荒凉,语气冷硬:“到底什么东西让你们如此草菅人命!”

    “别废话了,快把叶家宝物交出来!”黄袍修士着急了。

    “我可不知道什么宝物!”叶良辰握紧了拳头。

    温纱凋:百因必有果,你的宝物就是我!

    黑袍老者阴冷的笑道:“叶少爷,不合作那我们就得让你吃吃苦头了。”

    温纱凋:快呀上呀,再哔哔你就没命了。主角定律嘛,和主角斗的反派都得挂。

    黑袍老者掐诀,凝聚了一股黑气,把它打入了叶良辰体内。

    黑气入体,叶良辰疼得直冒冷汗,跌到在地,嘴都被咬破了也不肯求饶发出声音。

    温纱凋突然意识到自己当初好像没说东西在叶良辰身上呀,这群修士怎么知道!不会有什么探测法宝吧……温纱凋真相了一回。

    叶良辰疼得快昏迷了。黄袍修士语气着急道:“老头,你可别把人弄死了。”

    黑袍老者点点头,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把黑气收回了,“叶少爷,快点交代吧!”

    叶良辰求生欲极强,心中愤怒得不行,他想:要是我能杀了他们就好了。

    这个念头一出,他感觉体内有一股又凶又烈的气从丹田升起,而且愈演愈烈。

    叶良辰咬着牙,咽下所以痛苦,头不语,他整个人都在抖。修士三人以为这叶良辰快不行了,三人急急忙忙凑近观察。

    电光火石之间,叶良辰暴起,举起手,给了三人一人一掌。

    听到三人的惨叫,温纱凋叹气,“这才是主角的打开方式。”

    虽然剧情和书里面已经相差十万八千里。主角光环是不会错的。

    修士三人中掌后,感觉被打的地方似有烈火灼烧,且这烈火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蔓延,烧得他们经脉疼。

    三人在地上打滚,此刻的叶良辰也耗尽了所以气力,瘫在地上看着那三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感觉到十分解气,硬是扯出了一个笑容。

    没过多久,三人便了无声息了,叶良辰终于松了口气,闭上了双眼,昏睡过去。

    温纱凋听着动静,算了算,这好像是主角的炎阳体质觉醒了呀。因为炎阳之气,叶良辰广开后宫,缓解自己的燥欲。

    住在附近小破庙的瘦猴闻声而来,偷偷躲在很远地树下听着动静。

    好像没动静了?

    他探出小脑袋,看了一眼。身旁的小白却按耐不住,它冲了过去。瘦猴一看小白走了,也跟上,怕小白遭遇不测。

    走到事发之地,瘦猴看了四个瘫在地上不知死活的人,其中一个他还正好认识——就是那个踢了小白一脚的!

    在戒指里的温纱凋本来还想修士三人能把她带走,没想到叶良辰觉醒了体质,直接反杀。

    从兴奋到伤心,犹如过山车一般。但外面又有动静了,她开始兴奋了。

    嗯?狗叫?算了狗就狗吧,我已经等不到下一次机会了。

    温纱凋集中注意力,悄悄暗示外面那只狗,让它去咬下叶良辰左手食指上的戒指。

    而另一边的瘦猴看见小白朝昏迷的叶良辰跑去。他阴恻恻微笑,下令:“小白,咬死他!”

    得到主人的命令的小白凶狠地咬上了叶良辰的手指头,叶良辰生生地被痛醒,想打飞咬自己的东西,却浑身无力,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注意到了叶良辰的转醒,瘦猴迅速逃开。

    没多久,叶良辰痛呼,接着又晕了过去。

    “好像还有个声音?我难道听错了?”温纱凋疑惑,转而在空间里叹息:“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这下我可以脱离主角了吧!”

    小白一咬,竟然咬下了那根戴戒指的手指头!它兴冲冲叼着那半截手指头,直奔自己主人而来,并把手指头放在主人面前,似乎在邀功。

    瘦猴蹲下,笑嘻嘻摸了摸小白的头,“小白,真棒!记得下一次直接咬脖子哦。”

    正想起身的瘦猴却被半截手指头上的戒指所吸引,觉得这是个值钱的东西,便把它取了下来,揣在身上,并且迅速离开。

    依他对危险的判断,在这地方待久了,必定没有好事。另外的三具尸体,他看都没看一眼,这不是他能惹上的。

    空间里的温纱凋一开始以为是只流浪狗,后仔细一听,听到一小孩教狗咬人脖子。

    温纱凋不明白,现在的孩子这么丧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