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18章 一根绳上的蚂蚱

    照以往,大比的最后一轮比试是擂台赛。不过今年和之前略有不同。今年是比拼猎杀妖兽。

    近来,无极宗附近有小范围的低阶妖兽暴动。妖兽有领地意识,平时会老老实实待在自己地盘。可不知为何,今年有妖兽开始在山里乱窜,搅得山脉乌烟瘴气。

    这可不行啊!这会损害子岭山脉的灵气!

    对于生存在此处的无极宗来说可是件大事。索性这事发现的早。

    秋掌门一拍脑袋决定改变比赛的形式,让参与门派比试的弟子去猎杀妖兽,谁杀的多,谁杀的妖兽厉害,谁得到的积分就高,最后按积分排名。

    听到这个消息,有人欢喜有人忧。

    时与尘是不在意比啥的,但是大比成绩可不能丢师父的脸!

    一大早天还没亮,雪寂峰的山顶雾沉沉的,时与尘怀里抱着还没醒的温纱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只木船,往空中一抛。

    木船顷刻变大,时与尘轻松一跳,乘船离开了。

    令牌传来消息是到大殿前集合。时与尘向来独来独往,只寻了个离人群不远不近之处呆着,垂眸听着周围人的小声议论,手不自觉一下一下给怀里的兔子顺毛。

    广场上已经来了不少人,有男有女,三两个聚在一起细声讨论。

    温纱凋一动,时与尘就知道她醒了,传音道:“饿了吗?”

    温纱凋点点头,时与尘看她一副刚睡醒极其乖巧模样,嘴角微微勾起好看的弧度。

    “还挺多人的!嘿嘿小尘,转过去一点,我听听他们说什么!”温纱凋吃着时与尘手上的食物,小脑袋一下子看左,一下子看右。

    吃完了,时与尘施了清尘诀。听着温纱凋的话他不为所动,甚至微微侧了点身,面无表情道:“非礼勿听。”

    温纱凋被噎了一下,心里不由得感叹:孩子大了……

    “行吧行吧……”温纱凋随意嗯嗯了几句。

    沉默了一会,时与尘伸出手从头开始顺着背部摸兔子的毛,动作轻柔,“上次说给你做的储物项链已经做好了。”

    “咦!这么快!”说到这个温纱凋就来劲了。

    上次她不过随口说了一句要是有储物空间就好了。谁想到被时与尘听到了,并且还答应尝试为她炼制一个。

    时与尘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条很精巧的项链,并小心翼翼地把它挂着兔子的脖子上,眼里多了一丝温柔,“用神识试试看”

    “这也太好看了吧!”温纱凋开心地炸起了毛,用爪子扒拉着胸口的吊坠。

    这项链算得上时与尘第一个炼制的完整法器。项链由银丝白线编织而成,中间点缀着一颗金色的月滢珠,看着十分特别。

    温纱凋用神识一扫,项链里还有不少东西,吃喝玩乐啥啥都有,甚至还有不少灵石和丹药。

    温纱凋抑制住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心里默默道:这是修炼路上的绊脚石!!!可恶啊!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金手指。

    “这也太多了吧,使不得使不得!”温纱凋义正言辞地想要拒绝。

    “无碍,我还有。”时与尘语气有点不在意。

    “嗯?你什么时候发财了?小尘啊!我们可不能浪费修炼资源。有句话说得好:勤俭永不穷,坐食山也空。每一笔资源都要花在刀刃上……修仙的路还长着呢,我也不需要这些东西。”

    温纱凋想着里面灵气逼人,看着就香甜可口的吃食忍痛说出了最后一句。

    “灵石我可以赚,不用担心。”时与尘听了温纱凋的苦口婆心的劝解,眼里多了几分笑意。

    温纱凋听了感动了,好像养大的崽子懂得体谅父母了。

    “唔……那好吧,我收下了。礼尚往来,我也送你一个东西!”

    说罢,她从戒指空间里用神识搬运出一个木盒,亏得修炼了神识不让连根草都拿不出来,“你打开看看,我从戒指空间里随便拿的……”

    时与尘心里有丝惊讶,原来戒指里还有东西。

    等他打开一看就震惊了。木盒里放着一颗近万年的灵草,还是那种新鲜的!

    他瞬间盖住盒子并封印住,收入储物袋中,万年灵草的灵气竟让周围灵气有丝变化!还好他之前为了不然别人打扰自己,安安稳稳喂食设了个结界,加上收起来的动作及时,不然之后就会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