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1章 初遇

    温纱凋揉了揉眼睛,半睡半醒间好像听到男子重重的呼吸声。仔细一听,女子如猫叫般的声音紧接而来。

    嗯?什么声音?

    意识渐渐回笼,她清醒了过来,“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在沙发上睡着了吗……”

    她起身转了一圈。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木屋,同时这里除了她没有别人。

    屋内书籍和小玩意很多,温纱凋莫名其妙觉得有些熟悉,但也不敢乱动。

    “难道是穿越?”温纱凋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满脸疑惑:“这还是我的身子,不过衣服怎么换了。”

    面对如此情况,孤身一人长大的她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想不出什么,温纱凋索性坐了下来,撑着下巴,叹了口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话刚一落,耳边便传来了阵阵欢愉之声。温纱凋轻啧了一声。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好奇心驱使,温纱凋打算悄悄去看看那猪怎么跑来着。

    可是,仔细一听,这声音从屋内的四面八方传来,寻不到源头。

    这个陌生的地方让她有种心慌慌的感觉。温纱凋犹豫了一下,决定推门,走出屋子去探探。

    木门被推开。一抬眼,眼前的景象令温纱凋吃惊不已。

    碧空如洗,空气清新,周围是看不到边缘,被整齐划一的土地,这上面种满了生机勃勃的……草?树?

    温纱凋不认得那些植物是什么,姑且算作草和树吧。

    沿着小道行走,她在不远处发现了一块口泉水,清澈见底,上面冒着丝丝白雾。

    “这莫不是走种田流?”温纱凋把手指伸进了水中,搅和了几下。

    这男女“合唱声”还未停下,她蹑手蹑脚地把周围逛了逛,真没发现有人。

    这下她就更疑惑了,“为什么没人却有声音?”

    ——

    一声娇嗔:“少爷,我不…行了……”

    “我的好月儿,再忍忍。”低沉性感的男声带着一丝闷哼,片刻沉默好似在蓄力。

    听了这对话,温纱凋倒吸一口凉气,面如土色,“卧槽!这是这是!我昨天刚看完的男主修仙开后宫的小说!”

    看书的时候温纱凋直呼:车开得猝不及防,剧情是次要的。

    看了看这里的树、草和灵泉,还有一间充满古籍的木屋。温纱凋皱眉,大胆推断,这里是男主叶良辰的最大金手指——灵泉空间。

    “那么我是谁?男主的空间可只能他一个人进啊!”

    温纱凋的小脑瓜突然灵光一现。

    好家伙,空间里还有个器灵啊。

    淦!她回想起了,现在的剧情是男主还在凡间,当风流倜傥的大少爷,整天街上遛马看妹妹。

    要等到他被仙门看上了,进入修仙界被同门迫害,遇难的时候才会激活这个金手指!

    男主一进空间,就遇上清纯懵懂的小器灵。之后各种撩拨,结果可想而知,被收入后宫。

    “真是倒霉妈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温纱凋扶额吐槽,穿越连个有血有肉的人都不是!还要被绑定,限制自由。

    器灵依附空间戒指而活,换言之,器灵是被戒指困住的,哪都去不了!

    叶良辰一边修仙一边收后宫,后宫内有各种女人。什么人族妖族魔族,最可怕还有鬼族!别人是鬼压床,这叶良辰可是要压鬼的床!

    回到木屋,温纱凋如咸鱼般躺在长椅上。耳边是能放在晋江能被禁掉的声音,眼前是未来的乌漆嘛黑。

    如今的她只能听到戒指外的一点声音。要想看到外面的景象还得有人把戒指激活了才行。

    温纱凋怒气冲冲举了举拳头,什么操蛋的设定!

    外面的动静渐渐小了,温纱凋从一开始不适应到已经可以完全屏蔽了。

    她甚至还有心思想,这男主好像没书上说的一夜七次夸张啊!

    空间里没有日夜之分,整个空间只有温纱凋一个人。孤独感和空旷感每分每秒都在击垮她的内心。

    “好无聊啊!”

    温纱凋现在是个灵体,不会饿死,但她感觉自己会无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