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76章

    春去秋来,一转眼两年过去了。李家这两年变化太大,脱离了风吹日晒,下田种地的日子,虽然烧墨有些烟熏缭绕的,但是李山和白氏几人还是养的富态了许多。特别是张氏和陈氏整个人脱离了以前面黄肌瘦的状态,现在好吃好喝干活不累,两人不知道有多满足,两人甚至还跟街坊邻居的媳妇子们学会了梳妆打扮,简直焕发了第二春啊!

    李大明也托关系从薛家镇上的铺子调到县城里铺子当账房,依然跟以前那个掌柜的是搭档,为这事李家没少去跟王掌柜送谢礼,最高兴的是张氏了,男人不在家在外面做工,自己这当媳妇的能放心的了!?

    李家的作坊这两年也扩大了不少,特别是李大白简直是烧墨小能手,在以前烧墨的基础上做了改良,把成本降到最低,而且为了让碳粉更细,李大白弄了个能往旁边加水的瓦罐,控制水的温度让碳粉更细致更多,而且在模子上花了大量心血,找了老木匠细细雕刻了各式各样的花纹图案和文字,还买了金粉银粉,选择制造最好的一两块瞄上金粉放到特制的小匣子里,专门卖给那些玩墨藏墨的行家手里。

    这几年李家的墨在府城周边特别有名气,一些南边来的商人也知道了,购置了几块贩到南边竟然也出奇的好卖,毕竟天下读书人还是南方多,这样之后李家的墨更是供不应求。

    为了大量生产,李家又不想烧墨的法子泄露出去,李果子动了买几个下人的心思,结果被一通训斥,又跪了一个时辰的祠堂,这次连张氏也不站在他这一边,连连点着他的脑袋说他浪费钱败家。还是李大白想了一个人同时弄几个瓦罐一起烧制的法子,这样下来制作量翻了几番,挣的钱越多了,李山和白氏简直笑的合不拢嘴。

    这几年李家一大家子也不出去干活,天天憋在家里,有的时候连门也关着,家里还有两个读书人,而且吃好喝好,穿的衣服都是细棉布的,花销这么大,街坊邻居都纳闷,他家的钱都是天上掉下来的,为这没少来探听消息。

    一般这事都是白氏张氏陈氏三人出面,胡扯一顿,次数多了,大家也明白了,人家这是不想说,一般人不问了,有几个想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白氏根本不搭理他们,这样李家在这附近神秘得很,各种说法都有,又说他们是带了大量金银从主家逃出来的的逃奴,也有说他们是犯了事躲到家里不敢出来,有一次还被李果子听见了,回到家里一通抱怨,气的白氏跳起来要跟他们算账。

    李家挣了钱,李山心思也活泛了,在县城里花钱买了个地段不错的铺子租了出去,每年吃租金,又在县城周围买了二十亩地佃了出去,不管怎么说李家现在完全可以听得上是个富户了。

    在李家有了钱,李果子和李长贵俩个拜到房明礼名下当徒弟跟房家攀上关系之后,李梨花在郭家是彻底有底气,以前受公婆压迫挤兑,自己忍着不敢说,现在娘家搬到县城里了,李梨花也不在乎名声了,比起名声那个不当吃不当喝的玩意,自己日子过得实惠最重要。

    特别是郭家杂货铺这几年名气越大了,继婆婆眼红得不行,没少鼓动郭全和自己那两个儿子去掺一脚,为这事家里纷争不断,终于又一次大吵之后,李梨花带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包袱卷卷回娘家了。

    李山和白氏本来搬到县城里有照顾闺女的意思,这两年家里过得又好,比郭家现在强了不是一点半点,很是瞧不起自己那两位亲家,背地里没少骂,一看闺女哭着回来了,这可了不得了,跟捅了马蜂窝一样!

    白氏当即跳起脚来嘴里大骂,又吆喝着,“大白快去叫你大哥和长富回来,我们这去郭家走一趟,看看这两个老不要脸的说什么!哼,今天我是豁出去了也要把你们从那个家里分出来,咱们不受他们的鸟气了!”

    “哎,好来!我亲妹子和外甥是我自己养着,也不让他们吃这个苦!”李大白早想去郭家算算这笔账了,说完怒气冲冲往外走。

    “分家?娘,要分家啊?不太好吧?要不去跟舅舅说一声?”李梨花本来想回家散散心,没想成要闹这么大啊!

    “去,你懂什么,娘早受够你那个公婆了,什么玩意啊!”白氏翻了白眼,“告诉你,一会让你爹带着咱们一家子去闹一场出了这口恶气,顺便把家分了,别的咱也不稀罕,是要那间铺子!听到了吗,一会可别扯后腿!”

    “爹,真要分家啊?”李梨花从来没想到要分家,算受再大委屈也没想到这茬事。

    “分!分了干净,省下受这些乌烟气!”李山面无表情地说,“听你娘的,咱们要求也不多,是那间铺子!他们老俩有什么本事今天给我使出来,我倒要看看他俩今天能翻出什么浪来!”

    李梨花脸色变幻不定,最后定了定神,“爹娘听你们的,分!必须分!不过是我们的他们也休想拿走,亮子快去你舅姥爷家里跑一趟,说咱们一会要分家,让他们来压场!”

    “恩!好!”郭亮一听跑了,自己早受够那两个偏心的爷爷奶奶了,真当自己眼睛瞎,看不到他们藏起好东西来不给自己啊!

    “女婿呢?光你回来了,女婿呢?”李山想了想问道,“分家这事也要跟他通一声气!”

    “爹,郭恒去了铺子!我现在去跟他说分家的事!”李梨花擦干眼泪,站起来准备走。

    “行了,我去说吧,你这模样也不好出去见人!我去好好跟他说道说道,你在家里等着吧!”李山看到闺女这模样,心里跟挖了一块肉一样。

    等李大明和李长富回到家里,李山也带着郭恒慢悠悠的回来了,一见面李大明问道,“爹,你们真下定决心了,要分家?”

    “哼,这事还要想很久吗?”郭恒气哼哼道,岳父找自己一说这事立马同意了,自己在这家里当牛做马这么多年了,还是受排挤,媳妇孩子更受挤兑,也没人说自家好,亲爹看自己从没有好脸色,心再热被这么对待也凉透了,干脆分了家自己搬出去,以后眼不见心不烦。

    李大明本来是觉得郭恒可能不乐意,碍于情面不好说,可是看现在这样子不像是装的,也放下心来,“那爹咱们走吧!别耽误时间了,这件事早完早好!小妹放心吧,要是分了家没地方住住在家里,空屋多着呢!”

    李梨花一看这样,眼泪又留下来了,呜咽着说,“哥,这么多年尽让你们担心了!我真是。。。”

    “快别哭了,小妹!”张氏和陈氏看这样立马把一块帕子放到她手里,拍着她的手安慰道,“快别哭了,分了家好了,有啥事还有娘家给你撑腰呢!”

    “是啊,咱们这找这群王八羔子算账!简直欺人太甚!”陈氏也立马助威,撸了撸袖子,拿出当年大闹的架势,凶神恶煞道,“哼,一会你躲到二嫂身后,我倒要看看那起子贱人能把我怎么样!”

    说完一家男女老少气冲冲走了,一路上李山和白氏板着长脸杀气腾腾的,看的李长富心惊胆战,这几年奶乐呵呵的跟变了个人一样,现在以前的那副模样又回来了。

    到了郭家,李大白一脚把大门踹开了,砰地一声,把院子里的人吓了一跳,苗氏满脸不高兴的走出来要呵斥,看到李家一家人走进来,才刹住了,“哟,亲家怎么来了?这是怎么了?”

    “郭全呢?”李山搭理都不想搭理这个娘们。

    “找我们家老头子啥事啊?”苗氏看着这一家人面色不善,知道要出大事了,声音大了很多想让街坊邻居进来看看。

    “咋了?亲家啥事啊?”郭全听着外边的吵嚷声也出来了。

    “郭全,我问你我们梨花嫁到你们郭家来,生儿育女当牛做马伺候你们一家老小,你们可倒好,对着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你啥意思啊?”李山黑着脸大声说道。

    “对,我妹妹在你家吃了这么多苦,看看她自从嫁到你家里操劳成什么样了?你们郭家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今天咱们没完!”李大明这句话说的可是掷地有声。

    “这说的哪里话,我们让她操劳了?我们想帮帮她,是她说不干的!”旁边一个穿着紫色裙衫的妇人挑着眉说道。

    李大白本来看这一家人不顺眼,现在有听到这话,气的立马把旁边的一个木桶踢得老远,拳头握的咯吱咯吱想,“你给老子说啥?你他妈再说一遍!?”

    这句话仿佛引爆了**,郭家那边两个儿子和孙子立马不干了,上来相互推搡,嘴里不干不净的,张氏和陈氏一看自家男人要吃亏,特别是陈氏彪悍劲一上来,上去要要撕扯起来,眼看两边人要打起来,李山眉头皱的跟疙瘩一样,自己这个二儿子是脾气急太暴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