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42章 庙会

    等第二天李白氏起来的时候,整个眼下发青脸色也不好看,一看没睡好。“娘,还不乐意呢?”李梨花看李白氏那样有点惴惴不安,是不是昨晚上说的太重了,还想上去安慰一下。

    “嗯,没啥事!”李白氏闷闷的挥了挥手,“走去灶房看看!”说罢走了出去。

    两人到了灶房,李张氏和李陈氏已经忙活上了,“娘你们咋来了?”

    “咋?我还不能来了?”李白氏本来不乐意,听见这话更不乐意了。

    “看娘你说的哪里话?这不是怕您累着吗!他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这不是让你们娘俩多相处一下吗!?”李张氏看李白氏脸色不好也不敢说别的。

    “娘,您快去歇着吧!这里又脏又乱,没的把您的衣服弄脏了!”李陈氏立马把李白氏和李梨花手里的活计拿过来,“他姑快跟娘去外边歇着吧,哪有出嫁的小姑子回娘家忙活的道理!?”

    李白氏虽然脸色不好看,但还是跟着李梨花出去了。

    一家子吃饭的时候,李山几人也发现李白氏的脸色不好,还以为李梨花又在婆婆家受委屈了,怒不可遏,都隐晦的瞪着郭恒觉得昨晚上的酒都白喝了。李梨花看到这样,知道爹和哥哥误会了,也不好说什么,招呼大家吃饭。

    李果子看今天的气氛还不如昨天中午呢,娘和二婶大气都不敢出,心里感觉这个时代的女人很悲哀,婆母不高兴,要拿捏儿媳妇太简单了,又很庆幸自己不是女的,还是有一部分自主权的。“奶,今天初五了,是不是有庙会?咱们去不去?”说完还碰了碰李长富和李长贵。

    “是奶,去年我们没去,大狗子说可好玩了!”李长富一点通,明白李果子的用意。

    李长贵虽然不明白,但是听到庙会怎么能放过,立马积极响应,还跟郭恒说“表弟,你去太平山赶过庙会吗?可好玩了,有耍猴的,还有大蟒蛇!”边说还边带表演的。

    李梨花听这个眼立马亮了,“是啊是啊,好长时间没赶庙会了!娘咱们去吧!”

    李白氏本来不想搭理几个孙子的,可是听到闺女说也想去,点头同意了。

    等大家吃完饭,一群人浩浩荡荡出发了,这次是全家出动,连李陈氏这个怀孕4个月的妇女也去了。

    “娘,听说太平山的送子娘娘可灵了,让他姑多拜拜!”李张氏猜测李梨花的心事。

    李白氏一路上也只在跟闺女说话的时候才有点笑脸,听到这话下意识像开口训斥,又想想自闺女只有一个儿子太单薄了些,确实该拜拜,“嗯,梨花到时候给你求个子女签!”

    李陈氏也盘算着问问自己肚子里的这个是个男娃还是女娃,对李白氏的臭脸也不太关注。

    李果子一路上倒是想逗趣几句缓和一下气氛,可是掂量了一下自己在李白氏心里的重量,觉得还是算了,省的到时候下不来台尴尬。

    还没到庙会呢,已经听见锣鼓喧天的声音了。“大明大白还有郭恒,看好娃子们!这里很多拐子!”李山提前嘱咐道,每年庙会都会有一两个小娃子找不见了,可得小心。

    李大明和李大白有经验立马把李梅花和李妞子放到脖子上顶着,郭恒也有样学样把郭亮顶在肩膀上。

    等大家进到庙会里,李果子眼睛都不够用的了,实在太热闹了,现代哪有这么原汁原味的庙会啊!最显眼的是踩高跷,一男一女脚踩高跷还能耍杂技,头上顶着一摞碗,只见脚尖往上一甩,一个碗稳稳的落到头上,还能相互抛,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当然还有赛锣鼓,两方对阵,每队几十名队员头裹蓝布扎巾,身穿蓝布宽腿裤,脚登青面白底大皂鞋,整齐划一,精神抖擞。鼓手们敲起鼓来,两根系着红绸的鼓捶,上下飞舞,左右翻腾,时如红燕展翅,时如彩蝶对舞,从头至尾,铿铿锵锵,错落有致,一曲儿《乱八仙》敲罢,又来一曲《十样景》,一时间,喝彩声、口哨声把个赛锣鼓把庙会推向□□。

    庙会上当然缺不了吃的和玩的,吹糖人、画糖人、糖葫芦、拨浪鼓、面具等等,李果子在这些小摊前简直走不动路。李白氏看着这么热闹,脸上也带出笑意来,“这个糖人咋卖的?”

    “大娘,一个糖人文钱,便宜得很!给娃子们都画一个吧!看,我画的多像!”小贩一边忙活着画像一边招揽客人。

    “幺,这么贵啊!”一个两文钱,这可有6个孩子呢,1文那!李白氏一算账觉得贵了。

    “大娘,这可不贵!看我这糖可是上好的霜糖熬得呢!好吃!”小贩脸把糖人画好,给旁边等着的一个娃子,又笑眯眯的指着锅说。

    “便宜点,给我画6个,10文钱咋样!”李白氏也挺会降价的,指着李梅花说“看这个娃子才1岁多点!这么小算是搭头!”

    小贩一看这家要的多有赚头,也同意了,“行,按大娘说的办!”说完捏了一块糖,几下画出了身子轮廓,又从当中勾出细丝来画上眼睛,鼻子和嘴,又扯了几下弄了个包包头,李梅花这么捏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