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27章 拜师

    傍晚李张氏带着李果子兄弟回到李家小院大门口的时候,看到了在门口玩耍的李长贵、李妞子和还有李梅花。“娘娘回来了!”李长贵眼睛尖的很,又最有眼力劲,最先跑上去帮忙拿东西。“是娘娘和哥哥他们,梅花,快跑!”李妞子一瞧,拉着李梅花迈着小短腿追了过去。“娘~~”李梅花一看见自己娘亲委屈得不得了又要哭,怎么一觉醒来爹娘跟哥哥们不见了呢!“哎呀,娘的小闺女,不哭哦!是不是想娘了?”李张氏一看小女儿这样,立马把东西交给几个娃子抱起李梅花来低声哄着,随后一行人进了院子。

    李山跟李白氏一直等着李张氏三人开饭,听见院子里嘻嘻哈哈的声音知道他们回来了,“老二家的,快出去看看,是不是长富他们回来了?回来的话开饭!”“哎,晓得了!”李陈氏边答应边往外走,没一会有喊道“爹娘,大嫂回来了!那我去掀锅了!”

    等一家子坐上桌,照例李山说了吃饭,大家才动筷子席间一片安静。饭后大家凑到一起,李陈氏迫不及待的开始打问了“大嫂,大白在镇上咋样啊?找到活了么?”

    “弟妹,你放心吧!大白好着呢,今天你大哥带他去镇上逛逛认一下路,明天才正式去找活干!”李张氏也明白李陈氏的心情尽力安慰她。

    “噢噢,那好,大白没离开家这么久过,也对镇上不咋熟悉,我这不是怕他不适应吗?”李陈氏心里很不安,一直盼着自家男人出去干活,可真走了心里跟空了一块一样,随机又叨念“也不知道能不能吃上点热乎饭,主家也不知道咋样。。。”

    “你放心吧,大明也在镇上呢,还能让他兄弟挨饿受冻?”李张氏看李陈氏这样有些不高兴,可又一转念头自己不也是这样熬过来的,又安慰了几句。

    李山听两个儿媳妇聊上了,咳了两声“老二家的,大明和大白都在镇上也是个照应,你放心吧!”

    李陈氏听见公爹也这么说,红了脸,弱弱的说“爹,大嫂,我没有别的意思,是担心!”

    “没啥,担心自己男人又不是啥大事。”李山不以为意,反倒又问道李张氏“老大家的,大明在镇上咋样!”

    李张氏心里对账房倒卖陈米的事也担心,但是不敢往外乱说,“爹,大明好着呢,这次还特意给掌柜送了些咱家腌的酸菜还告诉了他怎么做酸菜鱼,掌柜高兴着呢,还让大白在店里住着呢!”随后又把逛了集市买齐了束脩用的吃食的事讲了讲,顿了顿又说道“爹娘,媳妇还给长富买了笔和纸,可贵着呢,这些花了10文!”说完把东西摆了出来。

    “多少!?”李白氏没忍住喊了出来“10文!?妈大大吆,怪不得说读书费钱呢!这么点东西这么贵了?那以后得花多少钱啊?”然后小心的上手摸了摸,生怕一不小心弄坏了。

    李山一听也皱起了眉头,读书的确不是穷人读得起的,这老大一家人怎么办啊,哎!他也没说什么丧气话,“老大家的,快收起来吧!弄坏了可怎么办!”

    李陈氏也咂舌,知道读书贵,可没想到一开始这么贵,想想自家娃子也要读书的话头都要大了。

    “哎,爹我这收起来!”李张氏利落的又包好。

    “哎,行了,散了吧!”李山见该问的问完了,几个小的又一直往包袱里看,也不拘着他们了。

    李长贵跟李妞子一听欢呼的站起来,围着李张氏不放,然后各自收获了一块栗子糕才簇拥着李长富跟李果子回屋了。

    “大哥三哥,你们去镇上也不叫我们!哼!”李妞子一回屋抱怨上了,“我还没去过镇上呢!”“对啊,你们把我俩叫醒了,说不定也能跟着去呢!”李长贵也不太乐意,大家平常都在一起玩,去镇上了却把自己撇家里了。

    李长富跟李果子也被说得不好意思了,李果子戳了戳李长富示意顺着自己说。“那个我们不是太高兴了么!到了路上了才想起你俩来!”李果子搔了搔头。“对,对,我们在路上还说起你俩来呢,下次,下次一定也把你俩叫上!”李长富立马接话。“真的?那下次一定不能把我俩给忘了!否则不跟你们玩了!”小孩子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一听还有下次高兴了。“嗯嗯,过几天大哥去曹家村上私塾,咱们也跟着一起去看看!”李果子脑子转得快立马要给兑现。“好,好,大哥三哥那咱们说好了,可不能反悔!”李妞子一直在吃栗子糕呢,现在才有功夫说话。随后李长富又给李长贵跟李妞子讲了今天在集市上的见闻,李果子在旁边不时给补充,整个屋里不时能听见“哇!”“真的!?”之类的惊叹,古代日子太贫瘠了,去镇上一次能说个好几天,还会迎来各种羡慕的目光。李果子白天见了不少市井风情颇为羡慕,恨不得自己也住在镇上,晚上睡的模模糊糊时候还想马上要10月了,苹果也快熟了,估计明年自己也能去读书了说不定艺术苹果能卖个好价钱呢!

    五六天之后,李大明又回来了,这次一家人前所未有的迎接了他,吃了顿团圆饭后,一家人照常闲聊起来。

    “大哥,大白在镇上咋样啊?”李陈氏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最后还把李妞子挪出来跟自己一起睡,整个人老了不少,好不容易大哥回家了自然要好好问问。

    “弟妹,放心吧,大白好着呢,找了个泥墙的活干3天了,主家中午管一顿饭,一天10文钱。”李大明随即把李大白的情况说了一下,又怕李陈氏不放心加了句话“弟妹,大白他清晨晚上跟我吃,晚上也跟着我睡,跟店里的伙计也混熟了,一切都很好,你放心吧!”

    李陈氏一听才放下心来,看大哥一坐下自己问东问西的,怕他不高兴,又解释道“大哥,瞧我心急的,我也不怕大家笑话,说实话自大白一走我的心慌的不行,晚上还老做噩梦,吃饭也没味,哎,也不知道是咋了!”

    “哈哈,弟妹,大明当时去干活的时候我也一样,谁也别说谁了,过段时间习惯了好了!”李张氏一听这话笑了,觉得这个弟妹确实比以前长进不少,还知道心疼男人了,这要搁以前一说自己男人在外边做工挣钱,头还不抬上天啊!

    李白氏对李陈氏这段时间的变现很满意,也不随便教训她了,看她最近这坐立不安的样子反倒说了不少软和话。“听见了吧!大白好着呢!老二家的这下你放宽心吧!”其实李白氏也担心的不行,不是有句话是皇帝长子百姓疼幺儿嘛,李白氏对小儿子平时也疼得厉害,从小到大没有离开过自己什么现在一走是这么长时间,心里边的担心一点也不少,现在听大儿子说的话也放心不少,只要吃喝睡都不愁行!

    “爹,我打算明天带长富去拜先生!”李大明把自己这次回家的目的说了出来。

    李山一听也点头“东西都准备好了?”

    “嗯,糖、点心和酒上次买好了,我这次回来买了两条肉,算是背齐了!”李大明心里想了想,算了算,嗯,确实齐了。

    “嗯,那明天我和你们去?”李山对读书这件事也不太熟悉,特别是对着读书人有一种天然的怯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