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23章 钱这东西

    李陈氏回到家中发现一切如常,并没有因自己的离开有什么变化,心里有一丝的明悟,是没了自己这个家照样该咋样咋样,认清了现实李陈氏这个人倒是能伸能曲,立马去了公爹和婆婆屋里认错,“爹,娘这次是媳妇不对,是媳妇不该使小性,也不该守着您老大吵大闹,更是不该说回娘家回娘家!”说着利索的跪下磕头认错。李大白看见也跟着跪下“爹娘,是儿子不孝,没有管教好媳妇,让您老受累了!”

    李山两老口看见儿媳妇认错态度诚恳,儿子也算孝顺,打算轻轻放过。“行了,别磕了,知道自己错了行!大白还不抓紧把你媳妇扶起来!”李白氏看儿媳妇这样心里还是挺满意的,老实儿媳妇谁不喜欢,不过话风一转敲打道“不过,老二家的,不是我说你,哪有儿媳妇动不动回娘家住那么长时间的,你嫁到我们李家来是我们李家的人了,这一点可要记清楚了!”

    李陈氏连连躬身点头“娘说的是,媳妇再也不敢了!”这次李白氏才彻底满意了,儿媳妇是欠教训,谁家的媳妇敢不听婆婆的!“行了,去看看长贵和妞子吧,这么长时间还不想的慌!”

    李陈氏见到李长贵和李妞子痛痛快快哭了一场,自己在娘家的这十几天里最挂心的是这双儿女,担心他们吃不好穿不暖,有担心他们被人欺负,见到他兄妹俩健健康康的才放下心来。“娘的儿啊,可想死你们了!”接着李陈氏絮絮叨叨问了一大堆完全是一副慈母样。“娘,你回来啦?姥姥家不忙了?走的时候也不带我!”李妞子这段时间没见到李陈氏倒没觉得奇怪反倒是有些埋怨没有带上自己。“娘,你回来啦?再也不走了?”李长贵到底年长几岁,刚开始能被李大白哄住话,时间一长怎么也感觉出不对来,可是家里人没有提的,自己也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一直不敢问,晚上还偷偷哭过,现在娘亲回来了自己才放下心来。“不走了,不走了,娘说啥也不走了,要跟咱们长贵和妞子在一起!”李陈氏一听这话更激动了,天知道自己离开这俩孩子这么长时间有多后悔!

    等到了晚上李陈氏见到李张氏的时候,还拉着她各种赔不是“大嫂,前段时间是我猪油蒙了心,说些有的没的,这是太不应该了,我这张嘴是该打!”说着还拍打了自己的嘴两下,“我是个直肠子有啥说啥!这不在娘家的时候爹娘给我好一顿收拾!刚才爹娘也骂了我!我知道错了!你可千万要原谅我!”李张氏一愣,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老二家的回了趟娘家完全大变样啊,不过嘴上还是说着客气话“哪有啊!我还不了解你是个啥样的人!咱们这么多年妯娌了!放心,大嫂不会到心里去的!”为了表示自己大度还拍了拍李陈氏的手,这下妯娌两人和了好,李陈氏出门的时候还对着李果子和气的笑笑,让站在一边的李果子不寒而栗,苍天啊这完全芯子里换了一个人啊,不会被穿越了吧!?

    事实证明李陈氏还是李陈氏,虽然在家里表现的不跟以前一个样,在外边的时候还是东家长西家短的八卦绯闻好者!

    从初秋到深秋,李家在晒玉米收玉米的过程中忙碌的过去了,月底李大明又按时回家了,这次同样受到了小娃子的热烈追捧,现在不光自家娃子喜欢李大明归家,连跟李果子兄弟仨玩的好的也盼着李大明早点归家这样他们还能沾点光。

    “他娘,诺这是我这个月的工钱,这是这个月我私底下攒的,还有这些是卖剩下的那些杏仁和杏皮的钱!”李大明把装钱的布包递给李张氏。

    “他爹,怎么这么多!?”李张氏翻了翻布包数了数,知道有这么多私房震惊了,这些怎么也有100多文钱了“他爹你干啥了?从哪弄这么多钱?要知道咱们费劲巴力地弄这些杏皮杏皮也没比这多多少!”

    李大明提到这个也很苦恼,“其实里边有5文是杏皮里坐下来的,0文是我偶尔给隔壁杂货店收拾货架子挣得。这剩下的100文。。。”李大明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偷偷瞧了下门和窗户见没有人,才偷偷说“这其实是封口费!店里的账房最近也不知咋了,偷偷跟另两个伙计倒卖陈米,是把好米偷偷换成陈米,他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其实这件事我们几个都知道,有一天其中一个伙计稍喝了酒说漏了嘴,他才惊觉,为了弥补我们,也是为了不让我们乱说私下里给的。”

    李张氏看自己男人那小心翼翼的样还以为他干了什么事,吓了一跳,后来听到跟自己男人无关,但还心里不安,“他爹,这事不会连累到你吧!万一,我是说万一,出了事那可怎么办?”虽然自己男人在镇上只是扛大米的,可是也是分令人眼红的活,因着这个自己平时在村里特有面子,现在出了这个事会不会连累自家男人丢了活啊?“哪能啊!现在瞒着掌柜呢,给你说,这事我们大家都知道了,离掌柜知道也不远了!”李大明对自己看事还是有几分把握的,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账房这个活眼红的多了去呢,自己也眼红的很,只要有人稍微透上一点,那自然掌柜会知道,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闹一场呢,不行这事值得好好琢磨琢磨,说不定。。。李大明一时之间已经转了几个弯了。李张氏顿时松了一口气,找这分活可不容易,当时可是拖了不少关系说了不少话呢!“那好,那好,只要不关咱的事好,他爹你可别多管闲事!”李张氏还是不放心,叮嘱道。李大明也不知听还是没听,胡乱点头。

    等吃完晚饭,一大家子人都在堂屋里坐着拉话,李张氏把钱拿了出来“爹,这500文是大明的工钱,这30文是我们大房这个月上交的钱,这30文是卖剩下的杏仁和杏皮的钱,都在这里您数数看。”随即又说了“这次杏仁一共5斤,卖了15文,杏皮一共10井,卖了15文,价还跟上次一样。”李白氏在心里算了算钱数对,笑眯眯的接了过来“嗯,不用数了,娘相信你,那我收下啦!”又打趣自己三个孙子“攒着给咱们长富、长贵和果子娶媳妇用!”李长富和李长贵大了懂得的多了,也知道娶媳妇是咋回事了,每次被别人取笑都羞红了脸低下头不做声。可是这对李果子这个实际活了三十年现在却披着6岁孩童皮的老油条来说完全小意思,面不改色装着懵懂得问“奶,娶媳妇是啥?大哥、二哥你们的脸咋这么红?”惹得大家哄笑成一团,连真懵懂的李妞子和李梅花都嘻嘻的笑着。只有李陈氏面上在笑心里却在叹息,知道大哥一回家保准先交钱,自己一直准备着呢,心里想着趁机把身上带的30文钱拿了出来也交上“娘这是我们那一房交的钱!您也数数”哎,这个月自己天天秀针线活才赚了10几文,要不是自家男人去附近村子里打了几个零工,连这也凑不起来,现在农闲还好说,以后可怎么办啊,当时还不如不同意老爷子的话那!

    晚上,李大明跟李张氏躺在炕上拉话,“他爹,咱们现在有50文,再加上爹娘给的100文,满打满算才有350文,这马上长富要去读书了,咱们的束脩还没差一小半呢!”上冬学光束脩需要的钱数要300文,这还是其他的酒啊糖啊肉啊之类的吃食不算,要是算上吃食的话,怎么也要500钱,这对一个农家来说确实是个大数目,更不要说读书还需要的笔墨纸砚之类的了。

    “哎,对啊,还差一小半呢!要不出去借借??”李大明同样发愁,怪不得都读不起书,这冬学才读三个月还要这么多钱,那读春学得花多少钱啊!

    “上哪借啊?人家一听你要借钱给娃子读书谁借给你啊!读书是个无底洞啊!”李张氏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一般人听要借钱读书那还不笑死,算当面不笑背后也是要讥讽的,最后想了想说“还是我回娘家借借吧!”

    第二天,李张氏跟婆婆说很长时间没回娘家了,要回去看看自己的老爹和老娘。李长富听见这个消息倒是很高兴,每次去老娘家没少吃好吃的玩的也很尽兴,“娘!我想姥爷姥娘了!也想大舅小舅了!”李果子倒是感觉淡淡的,毕竟没有人会对一个想扔了自己的人有好感,而且自己自打穿来也没见过这些人几次,以前身体弱不适合长途奔波自然不会回老娘家,后来到时身体好了,可是李张氏除了过年回一次娘家,其他时候去的也不多,也提不上想不想的,无非是个稍微熟悉点的陌生人吧。(83中文.83.)